游戏中心下_与你为邻

  “当你吃着别人的面包,穿着别人缝的衣服时,你还能说自己与任何人无关吗?”
  ——纪伯伦《沙与沫》
  生活在这钢铁深林中,游戏中心下们都在无意间设下了心的篱笆。在高楼公寓间,还不够“寂寞”的年青人早早实现了老子“鸡犬相闻,老死不相往来”的理想,孩子们接受着“敌视”陌生人的教育,俨然成了一个个“小刺猬”,在这现代社会,我们究竟该用什么,来维护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呢?

  你住在学校旁,我住在派出所旁,他住在法院旁。如果“邻”的关系是一张网,我们便是网上的蜘蛛。现在“网”已铺开,我们不可以改变地生活在既定的网上,那么,我们是应该各自为政,甚至与以邻为壑呢?还是应该互相关心,共取双赢呢?答案显然是后者。

  进来发生的几起杀童案让各地学校提心吊胆,也让我们反思起我们的社会来。不约而同的,杀人犯都是我们社会中庞大弱势群体中的一员,而且都是经过长期积怨在心,无人关切。当天在他们眼前倒塌时,这些弱势者便将手伸向了更为弱势的孩子。你想过没有他们——弱势群体中的成员,或许就是我们的邻居,如果我们能伸出援手,为他们点燃一根蜡烛,赶走他们的心魔,我们的孩子也自然受到了保护。

  再来看看孩子们吧!他们天真无邪的眼神是再难寻得得了,以往一项调查表明,北京,上海,广州等大城市的孩子排斥、甚至鄙视农民工的现象非常普遍,大多数孩子都倾向于断绝一切与陌生人的接触,甚至认为“穷人就是坏蛋。”我们不得不反思,我们究竟向他们灌输了什么样的邻里关系,接人待物的态度,让他们修炼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“铁面小治安员”!

  “躲猫猫”,“喝水死”,“激动死”,“蹲厕死”,“钓鱼执法”……这些公检法工作程序中的怪现象,我们有没有对其负起监督的责任?当我们的邻居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时,我们自身自由安全的法理性也正受到强烈的质疑。

  当犀利哥在网上走红时,我们大多数人都只是高楼上的冷眼,更有甚者盲目追风,但也有少些网友默默的帮他与弟弟团圆。犀利哥是我们社会中的一员,在某种意义上说,他是我们每一个人的邻居。当我们摆出可供依靠的肩膀是,收到的是每一位邻居的微笑。

  与你为邻,与人为善,我与每一个人都相关,我与每一个人都相爱。

 英国诗人西格夫里萨松留下了一行不朽的诗句来描述自己的心灵:游戏中心下心中有猛虎在细嗅蔷薇。

  诚如斯言,在一个人的心中,猛虎代表着刚劲、激烈、奋斗,蔷薇则暗示着柔和、宁静、平淡。一个人的心中可能存在这看似矛盾的两面,但无论哪一面,只要自己愿意,都能活出生命的价值。

  记得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中的少年派,他的生命就像一头猛虎,勇敢、坚强、奋斗,寒冷、饥饿、风雨、海浪都不能阻止他的步伐,他毅然决然,在太平洋上漂流了几个月。虽然他全身伤痕累累,筋疲力尽,但他的内心却充实而满足,他的人生也因此有了价值。

  也记得那个貌不惊人才华出众的年轻人,他叫雷鸣声,他的生活也如猛虎般顽强。为了开发一款新的刷机软件,他一连几个月都每天持续工作二十个小时以上,终于获得了成功,二十岁出头就成了千万富翁。

  当人们惊羡雷鸣声的成功时,又有几人懂得他猛虎般的内心?心有猛虎,他才能不停地奋斗,无止地拼搏,心有猛虎,他才能蔑视一切困难,扫平一切坎坷;心有猛虎,他才内心实在而满足,人生才能获得成功。

  猛虎般的人生固然值得敬畏,但蔷薇般的人生同样精彩美好。

  还记得丰子恺先生那幅《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》吗?那画面上,只见淡月一弯,竹帘半卷,椅子几把,剩茶几盏,子恺先生此时想必在心中细嗅蔷薇吧!这种宁静的幸福,让人心中无比安适。

  蔷薇般的人生也是值得歌颂的,因为这种宁静的幸福,也能让人体会到生命的真谛。

  华兹华斯生活在英格兰北部的一个小村庄里,他自称是“漂流在天空中的一朵白云”,他不选择热闹的伦敦城市生活,而选择与金色的水仙花作伴。“凝眼看花又看花,同花共舞天上曲”,他的心中亦有蔷薇在悄然盛开,他宁静、悠然地生活,亦体验了生命的真谛。

  华兹华斯正因心中细嗅蔷薇,他才虽身处山林但内心依旧满足,他过他的宁静生活,也实现了他生命的价值。

  其实,无论一个人的生活是刚是柔,是奋斗还是宁静,是激烈还是平淡,都没有错,就如猛虎和蔷薇,无论你选择哪一个,只要你愿意,都能活出生命的精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