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ead id="j51fu5"><button id="j51fu5"><option id="j51fu5"></option><b id="j51fu5"></b><li id="j51fu5"></li><bdo id="j51fu5"></bdo><div id="j51fu5"></div></button><acronym id="j51fu5"><legend id="j51fu5"></legend><optgroup id="j51fu5"></optgroup><button id="j51fu5"></button><q id="j51fu5"></q><dl id="j51fu5"></dl></acronym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t id="32tarl"></dt><sup id="32tarl"></sup><table id="32tarl"></table><q id="32tarl"></q><dt id="32tarl"></d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mall id="32tarl"></small><option id="32tarl"></option><legend id="32tarl"></legen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 id="32tarl"><option id="32tarl"><i id="32tarl"></i></option><style id="32tarl"><span id="32tarl"></span><font id="32tarl"></font><thead id="32tarl"></thead></style><code id="32tarl"><tr id="32tarl"></tr><button id="32tarl"></button></code></b><form id="32tarl"><q id="32tarl"><ol id="32tarl"></ol><b id="32tarl"></b></q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牛牛技巧,不灭的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花瓣飘落水面粘起涟漪的瞬间,是谁在易折而破碎的时光里看见了永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冷月昏黄,弯刀也似地悬在天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泥泞的小路,车辙凌乱如埂,路面早给寒风吹得坚石一般的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用毛围巾将头脸裹好,给他戴上一顶军用棉帽——那是父亲从部队复员时从部队带回的,又用小棉毯把浑身发烫的小妹裹好后缚在背上,锁好门,牵了他,大步走上这条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风贯过道旁的枯树,肆无忌惮地在枝头嘶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弯着腰,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得好快,解放牌的胶鞋踩在路面上,嚓嚓嚓的乱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风啸声中,他听见小妹在母亲背后“呼噜呼噜”的喘息,似懂非懂地明白母亲内心的焦躁煎熬,于是一手牵着母亲,就跑了起来,想跟上母亲的步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他只有四岁,两腿不及母亲的一半,怎么能跟的上呢?慌乱中,左脚竟然绊上了车辙印,连翻带滚的跌在路边的水田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一声轻唤,一手牵着他,一手抓住他的衣服后领,连连扯了三把,才将他扯起来。他知道母亲白天参加生产队的义务劳动,手臂早已累得酸软无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帮他扶正了帽子,提了提裤子,整治了好一会。就在母亲起身的一刹那,他看见她双颊边淌出的泪水,在月光下就像两条蜿蜒的银色的小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转过头去,轻微拭去了眼泪,理理给风吹乱的头发,牵牢了他,才继续赶路,赶向远在六七里的村卫生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生怕再次绊倒,索性抬高小腿,嗵嗵嗵的垫着步子跑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瞧他那认真而又滑稽的模样,忍不住又好笑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抬头也笑,越发踮高腿走。军帽太大了,老是遮着眼睛,帽缘的绒毛扎着眼睛,又疼又痒的难受。他却又不敢伸手去扶正,怕不留神又摔倒了,又惹得母亲流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煎熬了好久,才到了五里外的村卫生所。谁知卫生所的卫生员是个单身小伙子,晚上到他对象家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附近的一个看夜的老头告诉的。他咬着旱烟袋,说三里外的刘村也有一个私人卫生员,刚从卫校毕业,可以去瞧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就牵着他望刘村走去,幸好那私人卫生员刚从别处看病回来,在村口正巧遇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他家,他赶紧给小妹检查一番,说小妹发高烧引起呼吸道感染,病情比较严重,他也治不了,只能先打一针,将病情稳住,要母亲赶快去镇上的卫生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小镇还远在十五里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看见母亲在裹小妹的时候,眼角又淌出泪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风似乎更大了,他走路更吃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月亮的周围也起了晕轮,像是一只泪水模糊的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叹了一口气,牵着他向镇上走去,步履迈得艰难。他冻得浑身哆嗦,藏在母亲身后,紧紧地跟着。他不记得当时的走了多长,只记得腿有多酸,浑身也冰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卫生院就在镇头。接待母亲的是一位值班的老医生,女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还是老得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坐桌子旁,喝着开水,看着那老医生给小妹开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就坐在她腿上,好奇地望着悬在半空的电灯,比家里的煤油灯亮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完药,老医生说:咋就一个人跑十几里地?丈夫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理理头发,说:在城里开车挣钱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医生又问:那老婆子呢?咋不来帮忙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微笑着说:大雪天的,路不好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医生伸手在牛牛技巧脑袋上摩挲着,说:那总能帮着照看这个娃儿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又理理头发,没有说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医生叹口气说:老封建思想还没根除,还想骑在儿媳妇头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听完了交代,母亲牵着他走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月亮绕到西边天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风还是很冷,似乎小了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说,妈,你别牵着我,抱好妹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笑了,说,真象你爸。还是牵过他的手,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的手,暖得像是倒了热水的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父亲的呼吸已经很困难,或许只有大脑是清晰的。只见父亲时而睁开眼睛看看我,时而又闭上眼睛睡去。我们轮流给父亲罩着氧气,期盼着父亲能有所好转。吊瓶无声地滴答滴答,护士匆匆地来回巡视,医生无奈地摇着头。病房里一片寂静。我紧紧地纂住父亲的手,心里默默地祈求:父亲——快醒来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已经几天没有合眼了,的确疲惫的很,腿簌簌发软,腰隐隐作疼。然而胜过身体疲惫的,是一颗痛楚的心。一年半的时间了,我的父亲一直在与病魔作斗争。曾经多么强健的父亲啊,如今却似深秋的野草,枯而黄,弱不禁风。一次次的化疗,把好端端的一个父亲折磨得死去活来。化疗化掉了父亲的头发和胡子,放疗烤焦了父亲的耳朵。父亲将永远也听不到世间的任何声音,包括他最爱的吕剧。每次跟父亲交流,我都是用毛笔在本子上写大字,写小了父亲还看不见。我的老父亲生活在无声的世界里。他何尝不痛苦难过?尽管他不知道自己得的是绝症。然而他把这些尽收心底,面对我们的是微笑,是坦然。他甚至把这种微笑带给同室的病友们,安慰他们,要活得开心,活得有意义。有时还为他们唱起那动听的歌。父亲的歌声婉转悠扬,饱蘸浓浓的情。对我来说,父亲的歌才是世间最美的歌!父亲年轻时就喜欢唱,唱吕剧,唱京剧,也唱沂蒙小调。而我最喜欢听的,是那首《母亲》。至今那歌声依然萦绕在耳畔,那眼神,那表情,仿佛就在眼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和大多数农民一样,淳朴,直率,乐于助人。年轻的时候,村子里哪家盖屋打墙没有父亲的影子?哪家婚丧嫁娶没有父亲的声音?父亲聪明,把自己家的农具都修理得特别好用,还发明了些简单快捷的小型农具,比如搓玉米粒的圆筒子,点棒子的小耧等。我记得左邻右舍、前庄后疃的经常来我家借用,父亲总是乐呵呵地借给人家。我的父亲就是这样,只要乡邻有用得着的,总是爽快地伸出援助之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间无声地流逝着。又一瓶平喘药滴进了父亲的血液。或许是药起到了作用,亦或是父亲想起了什么,此刻终于睁开了眼睛。以前,每当父亲问及自己的病,我们总以各种谎言搪塞。而此时,看到父亲病危的样子,我想告诉父亲一切真相,不能让父亲留下遗憾。于是拿起毛笔写了几个大字:您的病在肺上,医生也束手无策,您还有什么话要叮嘱我们?父亲看了看,很平静,断断续续地说:“其实我早就明白了,人,就是这样,有生就有死,命不在长短,开心就行。”我以为父亲会难过,没想到却如此坦然!听着父亲对人生的诠释,我再也控制不住,眼泪像断了弦的珠子四处洒落。我紧紧地攥住父亲的手,生怕我的父亲闭上眼睛永不睁开,生怕我失去父亲将永不再见。父亲,您不能走,我们需要您,有爹的孩子同样是块宝!我默默地祈求着,无声地呐喊着。父亲又艰难地发出了微弱的声音:“你们别难过,人死如灯灭,谁也逃不过。”说完,我的父亲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。尽管我的哭喊撕心裂肺,尽管我的挽留捶胸顿足,而我的父亲却再也听不到,再也不理会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父亲走啦,安详地走了。这个世界将再也看不到父亲的影子,再也听不到父亲的声音。不,父亲没有走,父亲的音容笑貌,父亲的悠扬歌声,将永留我的心间。父亲那坚强的性格,向上的情怀,和那乐于助人的人生态度,犹如一盏不灭的灯,将永远照亮牛牛技巧未来的人生之路。父亲,安息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点关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标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1999-2019 杭州法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浙ICP备10202533号-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828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6 2001